離上次發文有一個多月了,應該有許多格友關心我的近況,其實我3/21已經回到台灣,只是回到台灣沒多久就因尿道不明出血住進醫院,並接受了一連串的檢查,住院一周後的我平安出院了,但泌尿科及婦產科的資深醫生仍是查不出我的出血原因。其實住院期間在醫師們反覆還不斷地討論研究我的出血狀況時,我已經在徬徨慌張沮喪的淚水中決定要信靠上帝的醫治力量來相信自己必得痊癒,果真上帝垂聽了我的呼求,在醫師們還沒開始執行治療的程序前,流血的狀況得到了完全的醫治,到現在為止我身體及肚腹裡的寶寶狀況都很好,體力也漸漸恢復中。

那陣子住進醫院時,真的是我人生中不論心理或身體都是最艱難的時刻,剛開始所有負面的思想低沉的情緒都湧進我的心裡成了一片烏雲陰霾讓我經常無助地掉眼淚,我迫使自己不讓情緒往低谷裡走去,也不讓自己意志被虛弱的身體拖垮,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堅強起來、要趕快好起來,後來我樂觀看待病情,時時保持笑容,腦子裡唯能浮現的便是KJ一手緊牽著我,一手牽著安德烈,而我抱著新生的寶寶那洋溢著滿滿幸福的畫面。我堅信凡事都有主的安排,即使我住了院仍是要在這最艱難的時刻來經歷豐盛的恩典,感受到祂無比奇妙的大能,成為榮耀祂的見證。




心中安靜是肉體的生命。(箴言14-30)

3/21(周三) 因為我這胎懷孕,身體一直感到不適,我決定回到台灣休養及接受產檢,長途飛行中,我盡量睡覺不讓自己太累,經過13小時的飛行很順利地回到台灣。一下飛機台灣一片白霧濛濛,城市顯得清雅樸素,空氣中還吸附著前幾日連日下雨味,我大口呼吸著這熟悉的味道,我肯定那是足以讓我心神安定的養分。我也讓長日寒帶氣候所乾凍著的每吋肌膚毛細孔去盡情吸吐台灣空氣中那股溫溫熱熱的濕漬感。若沒離去過,我怎能知道有時原本讓我厭煩的台灣濕熱氣候會讓離鄉的我如此想念,我飽滿的思鄉情隨著回鄉後看著的、聽著的、摸著的人事物慢慢解放,直到我抵達娘家,飢腸轆轆的我一口咬下媽媽剛剛幫我買好的傳統飯糰,那包著脆脆老油條、鹹鹹蘿蔔乾的熱呼呼飯糰完完全全滿足了我久久的思鄉情。


長途飛行下來,安也覺得好累,在前往台北的車子上睡著了。


3/22(周四) 抵達台灣後的第二天我立刻前往振興醫院做產檢,台灣的超音波設備真的太先進了,讓我清楚地看見寶寶在我肚腹裡的樣子,他已經18週了,比美國醫生預估大一周,我很享受這一刻看見一個新生命正在我肚腹裡成長的幸福感。

原先我在美國中醫診所把脈時,中醫師斷言我這胎是個男孩,沒想到台灣產檢醫師看完超音波後說:『妳這胎是個妹妹耶! 而且長得很秀氣!』我聽到是 “妹妹” ,我驚喜地大叫起來,流著眼淚跟醫生說:『我真的太開心了!』醫生因我的反應嚇了一跳笑說:『生女孩有這麼開心嗎!』 我只能說醫生阿你不懂啦! 因為一直期待有女兒的我以為我這輩子應該是沒有女兒命了,沒想到今天來個大翻盤原來我這胎懷的是女兒,我怎能不開心。

產檢後,我難掩內心的喜悅一路臉上掛著笑容,我買了張HELLO KITTY的卡片夾著妹妹的超音波照片,將這個好消息寫在卡片上,想給今晚出差下飛機抵達台灣的KJ一個大大的驚喜! 相信KJ會跟我一樣開心的不得了!

這肚腹裡的女兒,我深深相信是上帝的賜與,因為上一胎小產時,我默默地許求上帝一定要將妹妹再一次帶回到我身邊,果真妹妹又回到我的肚腹裡,而且又是那麼的健康秀氣可愛!

我回到天母娘家後,準備著隔天要回台中公婆家的行李,沒想到整理到一半,突然感覺下體流出一股溫熱的液體,我跑去洗手間一看,我愣住了,一片鮮血還有血塊,接著下來小便結束的時候,也發現下體開始滴血流血塊,我真的嚇壞了,趕緊去鄰近石牌的婦產科掛號,因為是臨時掛號所以等了一個晚上才看到診,醫生幫我做超音波確定寶寶很好,子宮羊水胎盤一切正常,內診後也沒有任何一點出血的狀況,於是我也安心地回家了,並告訴KJ我懷的是”妹妹”這好消息。


沒想到超音波結果大翻盤,
這胎懷的是妹妹,無比欣喜阿!

3/23 (周五) 我今天幾乎都在家裡躺臥,擔心流血的狀況再發生,但沒想到好幾次小便完,下體就開始滴鮮血排血塊,尤其是上大號時,血量驚人,我晚上又趕緊掛另一個石牌的婦產科醫生,一樣等了一個晚上到最後一號才看到診,醫生一樣幫我做超音波跟內診,發現完全都沒有問題,他排除了是婦科的問題,便叫我做尿液檢驗,尿液檢驗出來確實有點紅血球,他說:『這應該是泌尿科的問題,觀察一周看看如果還是出血,建議我去看泌尿科,前提是即使去看泌尿科,很多檢查都沒辦法做,因為有流產的風險存在!』於是我只好回家繼續休息停留在繼續觀察的階段。

3/26(周一) 我實在無法等待一周了,因為我每次上廁所都會出血,有時血量讓我覺得很驚恐,完全都是鮮血及血塊,不緊急看醫生真的不行,於是我又掛了振興的泌尿科,這位泌尿科醫生取了我中段尿液做了檢查(我的中段尿液肉眼是屬於完全清澈看起來無血的狀態),半個小時報告出來,我的尿液一切指數正常,更沒有紅血球的情形,醫師沒有什麼耐性地告訴我:『這根本就是婦科的問題,妳幹嘛來看泌尿科。』他請我再回去請教婦產科。

3/27(周二) 每天都看自己排出那麼多血量,內心真的非常擔憂,但連我都無法確認血是從尿道還是陰道來的,我又去掛我第一次產檢的振興婦產科醫生,去振興的一路上,我不顧路人的注意我掉了好幾次眼淚,如果是自己的問題就算了,但如果是寶寶的問題,我心真的很痛,深深害怕再次失去寶寶的我,不爭氣的眼淚流了又流,等了數個小時終於輪到我看診,醫師非常仔細地幫我又作了一次超音波跟內診,他說完全沒問題阿! 妳一切都很正常! 寶寶很好! 我接著不斷地陳述我這幾天的排血狀況,他質疑還是泌尿科的問題,我無助地跟婦產科醫師說:『但前一天我去泌尿科做了檢查,泌尿科醫生也說我尿液完全正常,說我應該來看婦產科的。』最後醫生只半開玩笑地給我一個讓我哭笑不得的結論:『妳這個只能掛懸案,真不好意思讓妳看見醫師們的無能。』
當天夜晚我做了惡夢,夢到每個醫生都反覆地告訴我:『我們真的不知道妳的狀況!』我在夢裡哭叫了起來,起床後發現自己臉上掛著兩條淚痕。

3/28(周三) 傍晚由於出血量仍是有繼續增加的徵狀,我決定用衛生紙包住幾個小血塊拿去給石牌的婦產科診所醫生看,又是漫長的等待等到晚上十點半最後一號才看到我,其實護士原本不讓我掛號的,但我表示我出血,才願意讓我看診,醫生看見我塑膠袋了的血塊,他才非常驚訝血量真的很多,問題很嚴重,又流了快一周,他立刻幫我轉診至榮總資歷豐富的婦產科楊主治醫師,而且特別寫明要立即住院觀察!  

 
3/29(周四)一早到了榮總,楊主治醫師因為我的緊急狀況馬上讓我插號,他光是聽我的述說便覺得不妙,想辦法幫我安排了床位,立刻住院進行檢查,我此時真的很開心終於有醫生認真地看待我的血流不止的狀況,願意幫我查出病因並做最妥當的治療,但是我依然擔心如果我一住院,很多檢查會對肚腹裡的寶寶有影響,甚至有危險性怎麼辦?  醫生只說:『先顧好妳自己,妳才有辦法顧好肚裡的寶寶! 如果妳不住院,情況對妳很不好!』於是下午媽媽陪著我拖著行李箱,牽著安德烈,開始辦理入院手續,在辦理入院時,我內心非常惶恐不安,數次想落淚,我環顧冷冰冰的醫院,殊不知道未來會面對什麼樣的事情,我能承受一切嗎? 當我辦好手續,準備上樓時,突然有位姊妹看見我叫住我說:『妳不是慕主的嗎?』又指著安德烈說:『我曾經在教會帶過你阿! 你是慕主的小孩!』她告訴我她也是慕主先鋒的教友從美國回來照顧她住院的爸爸,這巧遇突然在我的內心裡湧進一股暖流,一股強大的念頭進入我腦裡:『主阿! 祢來了! 祢從遠方過來和我同在!』
這位姊妹叫做Grace,她說會來病房為我禱告,就因這樣的巧遇讓我的內心突然安靜下來了,進了病房我將聖經放在床邊,有了耶和華我靈裡進入了平安,我相信耶和華的大能,我一定會好起來!

一入院,就開始抽血安排了一連串的檢查。

去新加坡出差的KJ 傍晚也趕回來在醫院陪我。

3/30(周五) 尿液的檢體幾乎都是血,婦產科醫生認為這麼多血又有血塊,應該是從陰道排出的,可是幫我做了內診,又發現裡頭一絲血跡都沒有,醫生決定幫我插尿管,想要確定血是從尿道排出,為了找出血的源頭,我也只能勇敢忍受在無麻醉下插管的痛,並不斷地跟肚子裡的寶寶加油,插尿管當下的確很不舒服,除了刺痛外,就是肚子不停地縮緊,心跳加快,插完尿管,我覺得不太對勁,覺得我的膀胱快爆掉了,我好想衝去廁所解尿,護士說這是正常的,剛插完尿管會覺得有異物感,膀胱脹脹的,但我還是覺得不對,我非常的痛,忍了近30幾分鐘,我的尿袋已經有半包的尿了,可是絲毫都沒有血液,我覺得我快忍痛忍到不行了,怎麼尿袋會沒血液呢? 因為膀胱脹到不行? 因為太痛的關係,家人攙扶著我去廁所,我痛到一直哭,我用力一滴血都沒有進入尿袋,陰道也沒出血,我當下第一個直覺就是我的血被堵住了,堵在膀胱裡,出不來!  我趕緊叫醫生護士來幫我拔掉尿管,經過我又哭又叫又解釋,他們才願意幫我拔,拔下來的那剎那,我衝去廁所解尿,我才排出又大又濃又多的血塊,我用紙杯接住血塊接的兩手滿滿是血,媽媽嚇的跟我一起哭,醫生看了血塊,還是質疑是陰道出血,但我確認是尿道排出血的,醫生跟我的判斷有了對立的情況,因為出血量太大,泌尿科醫生跟婦產科醫生會診,他們當天安排了子宮超音波跟腎臟超音波檢查,當我在醫院裡躺在病床上被醫護人員跟KJ推來推去檢查時,我默默不知掉了多少眼淚,所有負面情緒襲擊而來,除了肚腹裡的孩子安全外,也掛念著我的兒子安德烈,身體越來越虛弱的我,所想的都是最不好的事情,但我還是認為上帝有祂的祝福,有祂的美好旨意在裡頭,我相信上帝會醫治我,同我一起渡過難關,並領受更大的恩典,只是每次看見血流不止時,再堅強的意念都會薄弱了起來,我的身體跟心跟靈都在爭戰,我想要聽見上帝的話語跟聲音甚至見到祂的形象來得著生命的力量! 我一有空開始唸聖經,求靈裡的安靜。

3/31(周六) 我開始決定用樂觀的態度來面對目前的出血狀況。

這天有許多親人來看我,我一早起床梳洗還敷了面膜,戴了耳環,不希望大家看到病懨懨的我,我提起精神跟他們聊天說笑,雖然身體有點疲倦但心裡喜樂!

晚上,入院時巧遇的美國慕主姊妹Grace來到我的病房幫我淨房抹香膏並禱告,閉上眼睛我看見了主的榮光,照亮了黑暗世界,更增添我信心。

我入睡前不停禱告,願主的大能能讓我在周一膀胱鏡檢查之前讓血自然停住,避開侵入性的檢查,寶寶能在我的肚腹裡長大直到出生,我得痊癒,阿們!

4/1(周日) 早上參加了靈糧堂來醫院辦的主日,我坐在輪椅上,在最前一排聆聽著牧師講道及教友的見證,體力漸虛的我聽到半場原本想請KJ把我推回病房休息,但是我聽到教友分享見證時說到了只要”信”就必得救!  這個”信”字,喚醒我靈裡的力量,我拉住自己的靈別跟著脆弱的肉體感覺走,強壯自己的意志去相信上帝正用話語灌輸我肉體良藥,我已經醫治,突然間疲倦感消失,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我得以聽完整場的主日。

主日結束,牧師前來幫我加油打氣,她說:『肚腹裡的女兒是上帝的產業,她一定是帶著使命來的,所以妳要接受一些磨難,妳必須加油撐過來,未來必蒙豐富的恩典。』我擦乾臉頰上的淚水,深深相信這一切都是祝福。

這場主日讓我學會去抗拒脆弱無助的肉體拉垮我靈裡的力量,靜心聽上帝的聲音,”信”必得醫治!

到了下午,安德烈被台中的爺爺奶奶接走了,當下我的心很痛很痛眼淚差點潰堤,但我卻忍住淚微笑跟安德烈道別,我好捨不得安好捨不得好幾天看不到他,我告訴我自己不能讓”掛念”拖垮自己的身體,我必須趕快休養好身體,才能再把安帶回我身邊,這是身為母親的我現在能做的。

今天Grace還特地從書坊裡買了一本 Charles Capps著的「God’s creative power for healing」(如何領受神的醫治)送給我看。晚上睡前我躺在病床上捧著讀,我輕聲地將裡頭神的話語逐一唸出,小手冊裡有許多神的話語讓我享受到十足的平安,直到安穩入睡。


這本手冊對我的幫助真的很大,我非常推薦給需要它的人,
可向天恩出版社
http://www.rainbowtw.com/httpdocs/index.html 詢問。


4/2(周一)
她說:「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癒。」於是她血漏的源頭立刻乾了;她便覺得身上的災病好了。
耶穌對她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災病痊癒了。」
(馬可福音五章25-34節)

這幾天我時時向神呼求及禱告,並相信祂醫治的大能,果真昨天開始我的血量大大減少,就在今天做膀胱鏡前,我的血完全停止,如我向神所求的。

今天是做膀胱鏡的日子,我非常緊張,因為做膀胱鏡會很痛我怕疼痛的壓力會造成宮縮,而且膀胱跟子宮的位置很近,醫師表示有流產的風險存在,於是我前幾天已經開始禱告讓我免除膀胱鏡的檢查,果真在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的流血狀況停止了,幾乎解尿完都不會再滴血,我歡喜上帝的垂聽我的禱告,我請求停止膀胱鏡檢查,但是家人跟老公還是擔心,覺得還是得檢查得知原因才行,為了家人我進行了膀胱鏡檢查,還好我遇到了一群很友善的檢驗師們,檢查時他們跟我說說笑笑,讓我分散不舒服的感覺,避免我宮縮頻繁,一切都非常順利,也沒有承受太大的疼痛,為了之後解尿的疼痛感,我盡量喝很多水,之後兩次解尿會有讓人不禁咬牙的刺痛感,但接著第三次排尿幾乎就不會痛了。檢查報告出來,一切正常。家人跟老公都很開心,血液無細菌病毒或不好的細胞,泌尿系統也完全沒有腫塊。

4/3(周二) 小便已經不會出血了,大號時用力就會流血,醫生仍是無法解釋,他們正想辦法找我可以吃的止血藥給我吃,我的體力都已經恢復,想要出院,但是醫師擔心我貧血仍希望我多躺幾天,多休息。

KJ知道我會想念安,他會拿手機要我看安德烈的照片,我都轉頭不看,我說:『我不敢看,我怕看了我會哭,這樣身體更難好起來!』


4/4(周三) 今天醫生幫我預約了高層次超音波,這是我住院以來最期待最開心的一天,因為可以清楚地看見肚腹裡的妹妹。柔和的音樂流淌在檢驗室裡,我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KJ陪在我身邊一起看著妹妹一下吃手、一下翻身、一下揮手的影像,雖然是第二胎了,還是充滿期待迎接這個寶寶,我們都好愛她,她是上帝的產業,上帝的恩典。

從今天開始,血已經完全停住,我已得治癒! 我此刻想大聲歡呼讚美耶和華!






懷孕約20周,妹妹的高層次超音波照,很健康很秀氣..只是有點骨感。


4/5(周四) 我輕聲朗讀著「God’s creative power for healing」,持續禱告,體力已漸恢復。

4/6(周五) 一早我便抱定可出院的信心,開始梳洗整理,我又是敷面膜又是擦乳液的,楊主治醫師看我活力充沛,一心想出院,他也不得放下心讓我出院,但他還是叮嚀我要多休息,避免勞累,要定期回診。楊醫師表示行醫數十年也沒看過孕婦流那麼多血,卻找不出任何出血點及出血原因,雖然最後我的檢查狀況還是掛懸案,但我終究感謝他的耐心及關心,以及為我安排了許多詳細且密集的檢查,也謝謝榮總婦產科病房的護士們,時時保持喜樂的心情來照顧我,謝謝媽媽經常燉湯來給我喝,謝謝住院期間有來探訪我的親朋好友,謝謝在Facebook上幫我加油打氣的朋友們,謝謝老公這八天來無時不刻都在旁邊陪著我及幫我去夜市買美食來餵飽我,謝謝美國慕主的姊妹Grace經常探房帶來主的力量,最終要謝謝的還是我的上帝我的耶和華祂醫治了我,謝謝祂每分每秒陪我走過低谷,帶領著我去見著祂在我生命裡極美的計畫,感謝主,阿們


出院後,就先趕到愛家居的店裡先幫這次新款的兩用包拍了幾張實揹的相片,

並跟團隊們討論跟親子天下雜誌的合作案,再討論陸續要推出的媽媽包設計理念想法等。

接連又趕回台中公婆家去看我的寶貝安德烈。

果真剛出院不能亂跑,連吐了好幾天,但已經完全沒有出血的狀況了。






KJ因為我的狀況也晚了兩周回美國,這兩周我們到處走走晃晃,沒有特別計畫到什麼觀光景點,

一家四口(含正在我肚子裡的妹妹)只是在家的附近看著夕陽隨著微風散步,

我想上帝不只醫好我的病,更讓我學到了許多事情,幸福真的是萬般的簡單,

把人生的煩惱不安都交託給主,主就會讓妳得到超乎你意想的幸福平安,像此刻一樣,我蒙受極大的祝福因而對萬事滿足感恩。


身為母親後,我只求我有個健康強壯的身體,有顆快樂滿足的心,和老公一起帶著安德烈及肚裡的妹妹平平安安長大,

時時看見他們甜膩膩又光燦燦的笑容,這幸福就是上帝給我最大的恩典了。






von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