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看一件事物時, 不會只是單純去看,會用手去摸觸, 用鼻去嗅, 用耳去聽,用心去感受, 

所有感官及細胞都張開, 緩慢不疾地接收當下的美好,這就是法式女人。 


去過兩次法國、買了幾片法國CD、書架上有幾本法國美食的書、擦過法式指甲、

喝過法國紅酒,會唱兩三首法文歌,會說幾句法文,取了一個法文名字,

我拼拼湊湊將瑣碎的對法國的記憶連結起來,才發現骨子裡有些個性是來自法國。


18歲我買了一片法國香頌的CD,女歌手用迷情般的聲音把我灌醉了,我醉在法國香頌的音符裡,

法國好浪漫,連音樂都讓人有微醺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貼近法國,用音樂。 


那年我用我打工的錢買了一條香奈兒口紅,它是我第一個香奈兒,化妝包裡頭看見它,覺得自己變的很女人。

口紅的顏色是淡淡的赭紅,輕輕地塗在嘴唇上,很低調,只加深了原本的唇色,但卻增添了些女人韻味。

 當有同學誇耀說:『妳的口紅顏色好美!』我身上落了一身的自信及喜悅。

『是什麼牌子的呢?』她們問。

『香奈兒!』我回答。

『哇!』 一個外雙C的LOGO,所有女人為它著迷。 


在英國遊學的日子,我們到了巴黎,赤豔豔陽光把塞納河染成了金色,

我拿起了時髦的太陽眼鏡,看著眼前的巴黎,巴黎鐵塔、羅浮宮、凡爾賽宮…像從書本上跳了出來,

來得太快太急,不敢想信這一切就在眼前,回憶裡發著讓人睜不開眼的金色光芒,繁華熱鬧。


當我走在街上問路,到禮品店買物,巴黎人用很嚴肅驕傲的態度告訴我:『請說法文!』 

法文,一個這麼美麗的語言,身處法國的妳怎能不說。 


回到台灣,我在大學的國標課裡認識了一位法文說得出奇好的學姊,

她一開口跟我們炫耀法語時,她瞬間渾身充滿魅力,

她輕聲慢語像唱歌般的語調,不由得讓我們這些小學妹圍在她旁邊,一次次拜託她再多說一些。

最後她索性在跳舞結束,休息的片刻,聚在一個小角落,開始教我們說法語,

每次輪到我開口說,我總是又澀又怯,由於我聲線柔和,一開口就被學姊稱讚,天生適合學法語的小學妹。 

她送我一片法文CD,那年,我學了我的第一首法文歌Je m'appelle Hélène(我的名字叫伊蓮)

唱著唱著,成了一段追憶年少的背景音樂。 


那天夜晚外頭下著磅薄大雨,我和小詩躲在台北車站附近的咖啡館裡,

我們聊著新找到的工作,聊著新的戀情,聊著未來的夢想,

看著玻璃窗凝結那一顆顆的雨滴把外頭五彩的霓虹燈及紛擾的人群都糊成一團,

夢想在我們的眼前就是這副模樣,看來繽紛卻又模糊,

『妳應該要住在法國的!』小詩看著我說。

『我希望五年後能去法國找妳喝咖啡。』小詩用了這兩句話編織了我浪漫又熱情的夢想。

我吐了口氣,玻璃有圈薄薄的霧氣,霧氣中我見著了法國街道。法國,是女人的夢想。

 隔天,我報名了法文課程,開始築夢,即使它遙遠的碰不到。 


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我接待了一對遠從法國來的賓客,那對夫妻,約五六十歲左右, 

先生走在前面跟老闆談工作上的事情, 我和那位法國婦人尾隨在後頭散步,

她的步伐輕盈、動作優雅、不多話、她正專注地看著圍繞她身旁異鄉景色,很陶醉,

突然她停下腳步,站在一棵掉滿落葉及松果的大樹下,她抬頭看著樹說:『好美』,

我倒退了兩步,朝著她的視線仰起,

從茂密的枝葉間看見了金色的太陽從縫裡倒一地的陽光下來,地上的枯葉松果彷彿有了生命,

她拾起了一個小松果擦了擦,收進口袋裡。 她收進了美麗記憶? 還是思鄉情懷? 

我站在她旁邊,屏息見著此幕,錯身在法國。 


2004年法式指甲,風靡台灣,透亮的粉紅色澤做指甲的底色,再用純潔的白色畫在指甲的尾端,

沒有精細的畫工也沒有亮片晶鑽點綴,卻優雅地展現女人手指頭的美,簡單有品味,

我將指甲留長,到了藥妝店買了兩瓶專門畫法式指甲的指甲油,

10隻手指頭一畫完,有說不出的喜愛,用不同的角度再次欣賞自己,

舉手投足都想像自己像貓咪一樣,有種輕柔優雅的氣質,充滿魅力。


做一個法式女人吧!(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nvon 的頭像
vonvon

Von Von at home

von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